百年南苑机场迎来最后一个春运

  百年南苑机场迎来最后一个春运

  空乘举办制服年代秀表达纪念,空管力保民航航班正点起飞与大兴国际机场校飞

  1月30日,北京南苑机场,22位乘务员举办制服年代秀。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这是百年机场——南苑机场最后一年的春运。中联航是唯一一家在南苑机场运营的民用航空公司,从它成立的1984年至今,南苑机场已经走过了数十个春运。随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9月30日前投入运营,南苑机场将不再承担民航客运任务。因此,对于南苑机场人来说,今年的春运值得记忆,尤其正值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校飞期间,不管是航班机组还是空管人员,他们既要力保民航航班正点起飞,又要保障校飞的顺利进行。

  ●空管人员

  航班高峰36分钟指挥12架飞机起落

  崔翔是南苑机场空管中心管制员,2007年大学毕业便来到南苑机场走上管制员席位,这一干就是12年。崔翔话不多,回答记者的提问也极其言简意赅,但是当他坐上管制员席位,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他两眼紧盯监视屏,手握与机组通话的对讲机,语速极快,精准地指挥着一架架航班的起降,中间没有丝毫停顿。

  管制员们与机组的通话外行人几乎听不懂,除了那些专业术语,更重要的是管制员们的语速,面对航班高峰,他们需要用简短、清晰的指令向机组通报信息。记者在采访时,崔翔和同事们除了航班情况,几乎没有其他交流,塔台上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管制员的指令,一种是机组的回复。

  “有一次,崔翔36分钟内同时指挥12架飞机的起飞、降落,还有复飞航班。航班一个接一个,他的语速不得不跟着快起来,更容不得管制员些许懈怠。”南苑机场空管中心副经理王瑜说。

  按照民航局要求,一名程序管制员连续工作时间不得超过6个小时。为了保证管制员有充沛的精力,南苑机场空管中心的管制员工作两个小时后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再继续回到管制员席位指挥航班。因此在很多情况下,尤其是航班高峰,管制员们对着对讲机一说就是整整两个小时。

  一边保障校飞一边力保航班正点起飞

  对于崔翔和王瑜来说,今年春运有些特别,除了航班量较平日上升了20%,他们还需要力保乘坐中联航航班的旅客能够准点出行。而且,春运期间也正值大兴国际机场校飞,管制员需要保障校飞机组按计划完成校飞。南苑空管中心制定了相关预案。

  崔翔告诉记者:“校飞期间,校飞机组从首都机场区域起飞,飞往大兴机场,如果校飞科目是17号跑道,那么南苑机场管制员就需要通过雷达监测和肉眼观察来确认航班的飞行情况。一般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校飞飞机飞离南苑,这时在保证航班运行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会加大航班放行量,力争让民航航班正点起飞。”

  从2人到21人 管制员不舍南苑机场

  如今,南苑机场空管中心的管制员席位有3个,1个主任席位,1个指挥席,管制人员总数达到21人。而在多年以前,这个塔台上的民航管制人员仅有2人,“2006年我参加工作后,管制人员才达到6人,现在人数多多了。”崔翔说。记者了解到,2018年,南苑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651万人次,中联航机队规模达到49架。

  王瑜2006年成为南苑机场的管制员,对这座百年机场有着很深的感情:“早年间南苑机场塔台的工作环境不好,冬天冷,夏天真是‘烤’验。但是在这里工作13年了,要说离开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这跑道、飞机,这里的人和物,都舍不得。”

  ●机组成员

  空乘举办制服秀纪念最后一个春运

  对南苑机场的怀念,年轻的空乘们有着自己的表达方式。昨天下午,一场特殊的服装秀在中联航办公大楼举行,22位空乘人员身着中联航历套制服亮相。

  刘璇菲是中联航金翼品牌乘务组组长,她在南苑机场工作了12年。谈及这次特殊的服装秀,刘璇菲说:“这是南苑机场的最后一个春运了,我们也在想用什么方式来纪念,这才有了制服秀的创意。”

  昨天共有8套制服亮相,首当其冲的是空军空乘制服,这套服装的使用时间为1984年到2005年,是中联航历套空乘制服中使用最久的一套,昨天展示的是蓝色夏季制服和绛红色制服。当年轻的空乘人员穿上这套制服走到台前,观众们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南苑。

  这套制服的主人是中联航空乘人员孙玲玲,当她听说航空公司要办制服秀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把珍藏多年的服装拿了出来,“我当年就是穿着这两套衣服走上飞机服务旅客的,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些遗憾的是,当年与制服搭配的围巾找不到了,所以我就找了一块儿颜色相近的黄色丝巾代替。”

  中联航红制服使用了7个年头,从2012年开始,中联航的制服更替为蓝色青花瓷制服。此后,中联航还推出安顺号彩绘航班、包头号彩绘航班、日照号和兴义号彩绘航班特色服饰制服。

  今年春节期间,空乘们还将穿上红红火火的春节特别服饰——唐装,为旅客们提供服务。“我们还准备为除夕乘坐航班的旅客赠送福字、对联等小礼物,参与我们机上互动活动的旅客都有机会获得这些小惊喜。”

  飞行员只有2%能和家人吃上年夜饭

  辛琦是中联航的一名机长,这是他在南苑机场度过的第10个春运。对于机长们来说,春节不能和家人吃年夜饭,不能陪家人看春晚早已成为家常便饭。春运期间,机长们就成了“飞人”,过着“七零八落”的春节。

  “我腊月二十九飞到榆林过夜,按公司计划,大年三十到榆林备份一天,初一早晨从榆林飞南苑,休整后再飞上海,初二飞兰州,初三初四属于航班休息期,初五初六接着飞。”辛琦看着航班计划特别平静地说,“你问我啥时候和家人团聚,我自己琢磨着怎么着也得元宵节之后了。”

  这种“错峰休假”有些无奈,但也是机长们的责任使然。辛琦告诉记者一个数字:春节期间,中联航只有2%的飞行员能够和家人吃上年夜饭,剩下那98%的飞行员要么是在天上飞着,搭载着南来北往的旅客回家和家人团聚,要么是在某座城市作为备份机组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货运人员

  期待转场后条件更好

  春运除了人员的大流动,货物的流动也非常大。不过昨天下午记者采访时,中联航的繁忙货运仓库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硕大的仓库只有两辆货运车停在那里等待装载货物。

  卢伟是吨控配载部门的领班,在货运部门跟大包小裹打了13年交道,别看只是些货物,卢伟和同事丝毫不敢怠慢。“我主要负责吨控配载,说得简单点儿,就是让货舱配载平衡,以保证航班的安全。”

  13年前,卢伟还是19岁的毛头小伙儿,如今已经成为部门领班,站在硕大的货运仓库前,卢伟十分感慨:“当年刚参加工作,我们的货仓就是3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条件哪有现在好。当时最怕的是下雨,因为货物好多都放在屋外啊。” 对于未来转场大兴国际机场运营,卢伟挺期待,“听说仓库更大了,条件比现在更好,所以我们干活儿肯定会更有劲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